管道被挖断却引发“枪战”谣言

  7月27日晚,合肥市马鞍山路与高铁路附近,一处口径较大的燃气管道被在此施工的挖掘机挖断,导致燃气大量泄漏,而在事发地几十米开外就有一家加油站。事故导致加油站停业3小时,马鞍山路由南往北车道交通中断。

  在相关部门紧急处置下,抢修工作于当天23时30分许完成,事故未造成其他影响。不过就在事发当晚,网络疯传“在事发地点附近合肥发生枪战”的消息,该消息被警方证实是谣言,目前警方正在追查首发该谣言的人。

  现场

  27日20时50分左右,合肥警方接到报警称,在马鞍山路与高铁路交叉口附近,一辆在此施工的挖掘机将燃气管道挖破。报警人朱先生说,他散步时路过事发地点,起先听到了轻微的燃气泄漏声,然后声响变大,意识到可能是燃气泄漏,立即报了警。

  据辖区派出所处警民警告诉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他们赶到距离现场百米开外就听到了燃气泄漏发出的巨大声响,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燃气味。民警发现,现场燃气泄漏严重,喷出的燃气约有2米高。民警立即向相关部门反馈,并采取应急措施。

  影响

  事发现场被警方隔离警戒,周边居民楼的居民也被疏散到安全地带。有居民告诉记者,他们在家中就闻到了燃气味,电话都不敢打,有人甚至光着上身就跑出了家门。

  距离事发地数十名开外,还有一家正在营业的加油站。受燃气泄漏影响,该加油站被迫停业。“我们关闭了所有电路,直到晚上12点险情解除才恢复营业。”该加油站一名工作人员介绍。

  事发后,交警部门封闭了马鞍山路地面由南往北方向车道,所有车辆需经高铁路绕行。

  处置

  险情发生后,辖区交警、特警、消防和燃气部门工作人员迅速赶到现场处置。

  赶到现场的燃气抢修人员发现,被挖断的是主管道,因为口径太大,携带的工具无法应付。就在燃气部门返回取工具期间,为了避免事态恶化,现场消防人员采用高压水枪稀释泄漏的燃气,随后又用沙土临时封堵泄漏处。

  当天23时30分许,抢修工作完成,被封闭的道路恢复交通,加油站恢复营业,险情解除。

  后续

  就在险情发生期间,一则消息开始在网络传开。消息称:“合肥马鞍山路上高架的地方,滨湖往市区方向,发生枪战,现场全是警车。”该消息还配发了3张图片,一张图片显示了大量围观群众,一张图片上有大量民警集结,还有一张图片是疑似一辆警车翻车。

  该消息随后在微博、贴吧和微信朋友圈迅速传播,随后还“升级”成为了现场有2人身亡,疑似债务问题引发枪战。还有一名微博网友发布了该消息并向合肥警方求证。

  28日上午,合肥警方通过官方微博公开辟谣,“合肥一切平安,未接到枪战的报警,也无大批警力集结,更无警车翻车一事。”网传图片是否是燃气泄漏现场图?据当晚的处警民警称,当晚共出动了4辆警车,一辆消防车,网络上传播的图片均不是燃气泄漏现场图片,有的还是外地旧图。

  记者随后从合肥警方了解到,目前警方正在追查首发该谣言的人,该谣言在网络上疯狂传播或与燃气泄漏事故有关。

  提醒

  针对有网友通过求证的方式传播谣言,28日上午,合肥警方通过官方微博提醒称,勿让“求证”体网谣混淆视听,“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转发之前过大脑。故意制造和散布不实信息扰乱社会治安的行为将受到法律惩处。”(合肥在线-江淮晨报)

贾跃亭高位减持回哺乐视网 或因监管层的“窗口指导” 乐视网 乐视网股价

本报记者何晓晴广州报道

面对公司股价近期持续低迷的状况,作为创业板龙头之一的乐视网(300104.SZ)再出大招。

乐视网7月27日晚发布的维护公司股价稳定的公告称,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此前减持所得资金,将全部借与上市公司。而且这笔资金归还后,贾跃亭将自收到还款之日起六个月内全部用于增持乐视网股份。

不仅如此,贾跃亭还承诺,届时增持同样数量股份时,若增持均价低于减持均价,则减持所得款项与增持总金额的差额将无偿赠予上市公司。根据此前的减持公告,这将涉及25亿元之巨的现金。

此外,公司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也计划在未来一年内自筹不少于5亿元增持公司股份。公司控股股东、持股5%以上股东及董监高人员还承诺,六个月内不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所持股份。

在上海交通大学会计与财务系副教授陈欣看来,乐视网在融资能力受限的情况下,具有较强的市值管理动机推高股价以获取资金支撑其庞大生态的商业模式。

另一方面,乐视网的做法让外界对救市增量资金的“后备军”又有了新的想象空间。

“我们判断这背后可能与监管层的态度不无关系,这种推测如果属实,那么可想而知,后面还会有大量类似资金将加入增持大军。”北京一位资深市场研究人士分析认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截至7月28日,在遭控股股东净减持的上市公司中,中国重工(601989)、文峰股份(601010)、万邦达(300055)、南钢股份(600282)等,年内减持额均超65亿元以上,中国重工控股股东减持金额更高达83.5亿元。而减持金额排在前列的13家公司累计遭套现金额更是达到了1067亿元之巨。

证监会7月28日的最新表态,更让前述分析人士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证监会当天通过答记者问的方式称,“已组织稽查执法力量,重点针对27日集中抛售股票等有关线索进场核查。”

蹊跷的“承诺”

事实上,在熟悉乐视网的研究者看来,贾跃亭的“护盘”之举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目前,乐视控股的非上市公司业务板块包括乐视影业、网酒网、 产业投资、超级汽车、超级手机等。这些业务尚处于市场开拓早期,虽然有助于乐视生态的建设,但短期很难产生正向现金流,仍需大量资金注入。

早在2014年末,包括贾跃亭在内的贾氏姐弟三人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大多都处于质押状态,他们一共质押了约3.43亿股,以当时近30元的股价和50%的质押率来估算,可以融资50亿元左右。这些资金多被用于发展乐视控股集团的非上市公司业务,这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乐视集团的资金紧张程度。

陈欣称,对于创业者来说,依法减持是资本市场赋予的天然权力。关键是看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的目的、在减持过程中所传递的信号,以及其市值管理行为是否合法合规。

此前,乐视网在公告减持计划时,贾跃亭就承诺将资金全部免息借给乐视网作为营运资金使用,且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个月。贾跃亭在减持第一批股份后与乐视网签署了第一笔资金25亿元的《借款协议》。

“考虑到资金的时间价值,这意味着他回收借款时真实价值要缩水一半以上。” 陈欣表示。“而从贾家姐弟减持后的资金流向来看,他们的减持实质上都是在补贴上市公司,显示乐视网的控制股东今后的重点仍是发展上市公司。”

陈欣认为,在公司不能产生较大金额经营性现金流的情况下,乐视网要支撑起短期的大规模扩张除了股东借款外似乎并没有太多的融资选择。

实际上,从最早2014年底乐视网的高管增持开始,乐视网围绕市值管理就一直颇费周章。

此前,贾跃亭所持有的股份于2013年8月12日因上市已满三年解除限售,且按照高管限售股份规定,贾跃亭直接持有股份总数的25%在今年1月1日解除限售。

此后,乐视网在3月30日晚间披露了2014年报,给出每10股转增12股及派现0.46元的分配预案。本次高送转的除权除息日被定为5月13日。

而5月14日即为原花儿影视股东曹勇和白郁、北京鑫富恒通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大正投资有限公司的解锁日期,也是贾跃亭因非公开增发不减持的承诺过期日。

二级市场上,乐视网股票从4月21日股东大会结束通过高转增的分配方案即开始大涨,从4月20日收盘价37.37元(复权价)在不到20个交易日中上涨至5月13日除权除息后的最高价89.50元。可以看出,乐视网的股价达到高位与解禁时间具有较强的一致性。

此外,乐视网在6月30日公布与卫宁软件(300253.SZ)达成战略合作,将共同开发互联网医疗市场。可以预见,公司在下半年仍将继续其生态圈打造战略。为满足乐视网快速扩张中的庞大生态对资金的需求,短期内维系高股价仍是公司的一个重要动机。

否则,公司在2015年5月25日通过的75亿元定增预案能否如期实施,也将面临不确定性。此前,乐视网在2014年8月计划以每股34.76元价格进行的45亿元定增因种种原因未获证监会批准。如今,公司新一轮定增计划是否能顺利完成或取决于乐视网的股价是否能重回高位。

截至7月28日收盘,乐视网股价报收43.25元,全天仍告跌4.21%。若按发行价不低于发行期首日前20个交易日股票均价的90%,或者发行期首日前一个交易日公司股票均价的90%计算,意味着乐视网定增价格或达到60元左右,如果乐视网股票的市场价格不能给予投资者相当的安全边际,其增发难度将可想而知。

增持弹药库或迎千亿资金?

事实上,在乐视网主动维护股价以护航定增的分析之外,还存在另一种观点。

“贾跃亭的表态很不合常理,意味着他减持套现的收益将全部吐出来,最终的结果与没减持一个样,如果只是为了稳定股价,那应该全部的资金都用来增持才对,为什么差额的部分还要赠送给上市公司呢?”前述北京市场研究人士指出。

他因此推断,这一纸蹊跷承诺背后,不排除存在监管层的“窗口指导”。而前期高位减持套现的大股东并不在少数。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7月28日,今年以来,上市公司重要股东净减持金额超过20亿元以上的上市公司就多达35家。

其中,净减持金额超过百亿元以上的公司就有3家,分别包括兴业银行(601166.SH)、京东方A(000725.SZ)、中信证券(600030.SH),其减持金额分别高达212亿元、131.83亿元和115.15亿元。

此外,净减持额在50亿至100亿元的上市公司共计有7家,分别包括中国重工、酒钢宏兴(600307.SH)、文峰股份、万邦达、南钢股份、民生银行(600016.SH)、紫金矿业(601899.SH),净减持额分别为83.52亿元、83.05亿元、74.55亿元、68.44亿元、65.67亿元、53.91亿元、52.49亿元。

同样,大名城(600094.SH)、金科股份(000656.SZ)、汉缆股份(002498.SZ)等3家公司年内净减持额亦超过40亿元以上,分别达43.66亿元、42.95亿元、40.07亿元。

这就意味着,仅上述13家上市公司,今年以来被重要股东减持套现的资金总量,就高达1067亿元之巨。

不过,相比巨额减持,这些公司在暴跌后的自救措施却堪称“雷声大雨点小”。

如位居创业板减持之首的万邦达,其7月17日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增持计划说明的公告”称,控股股东计划以不超过18.94元/股的价格增持不低于5亿元;如股价仍不能企稳,连续10个交易日内累计跌幅超过30%,控股股东将在年内持续增持。

二级市场上,截至7月28日,万邦达股价报收20.80元,尚没有触及控股股东的增持价格线。

而央企中国重工在被大股东及其关联企业巨额套现逾80亿元之后,公司7月11日发布的维稳公告仅简单提及,在股市异常波动时期,大股东不减持公司股票;在未来六个月内,在公司股价偏离价值的情况下,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在增持完成后六个月内不转让所增持的公司股票。

2022冬奥会投票进入倒计时 中国记者团近500人

本周二,2015年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会议和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将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在第128次全会上,国际奥委会将确认并公布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举办城市。

在这两次会议开始之前,北京晨报特派记者已经抵达吉隆坡,对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的会场搭建、人员进驻以及周边情况进行了探访。

开大会 准备工作进行了3年

和申办冬奥会一样,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会议和国际奥委会全会也需要通过申办确定。2012年,吉隆坡成功申办了2015年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会议和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当时马来西亚会展局首席执行官沙里夫表示:“在吉隆坡公布2022年冬奥会主办城市,对于我们来说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在此后的3年时间里,他们不断和国际奥委会、马来西亚奥委会以及2022年冬奥会申办城市代表团之间进行沟通,以在会期提供更好的服务。到了2015年7月28日的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开幕之前4天,工作人员们正式开始陆续地进行搭建工作。

由于两个会议要从7月28日开到8月3日,所以在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正门入口处工作人员已经竖起相关告示,称游客依然可以前往地下的海洋游乐场和餐厅,但会展中心区域将会在这一时间关闭。进入大厅,国际奥委会媒体关系主管瑞秋·罗敏格和4名志愿者为注册记者提供媒体服务并负责解答相关问题。

据负责搭建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在大约一周前就开始陆续往会展中心搬运各种会议用品,并在墙上、走廊上悬挂大幅体育类照片。7月25日当天,一家德国银行在二层会议厅举行完会议之后,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会议和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会场搭建正式开始。

举办地 吉隆坡的城市中心

本次会议举办地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临近闻名遐迩的“双子塔”,它们都是KLCC(吉隆坡城市中心)的一部分。前者是吉隆坡室内最大的会展中心之一,整个展馆占地4万平方米,每年都会吸引许多大型展览以及会议在此举办。

在探访过程中,记者偶遇了马来西亚羽毛球全民偶像李宗伟的前队友洪俪萍。她在1993年就加入马来西亚羽毛球青年队,2002年和搭档林碧霞为马来西亚赢得历史上第一枚英联邦运动会女双金牌。在21岁的时候她选择退役,前往英国的中殿律师学院学习法律,如今已经是一名成功的律师。

洪俪萍说她自己经常会来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开会,一些重要但是规模不大的演唱会也会在这里举行,例如美国著名摇滚歌手莱昂纳尔·里奇。而且,这里还是李宗伟和黄妙珠婚礼的举办地。“当时是2012年年末,他也邀请了我。只是当时我在国外念书,所以没有参加。那个婚礼的规模相当大,几乎所有马来西亚有名的人都到场祝贺,还有电视台来进行现场直播,整整持续了两天。”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需要讨论的议题较多并且重要,根据国际奥委会给出的会议流程,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会议和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的不同会议将分布在1到4层的不同会议室。例如,前者在7月28日和7月29日的会议都在“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会议室”举行,每天的新闻发布会被放在了一层的“媒体通气室”。

记者团 中国同行近500人

“媒体通气室”只是媒体临时性进驻的场所,在它的右侧还有一个主新闻中心。据介绍,已经有近10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报名参加本次会议。其中,来自中国的记者占了将近一半。

占地超过1000平方米的主新闻中心被分成了四个部分,分别是文字记者区、广播电视记者区、媒体休息区以及餐厅。“大多数记者都会在文字记者区工作。”马来西亚方面负责本次会议的官员迪纳什介绍说,“在我们右手边有两块大屏幕,有一些会议如果记者没有被允许进入会场,那么大家可以在这里观看到会场的状况。”

迪纳什在会议开始之前4天就已经来到这里,他更多的同事则在7月26日正式进驻。和7月24日、25日人们更多忙于会场搭建相比,昨天的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就显得更加“国际化”和“奥林匹克化”了——国际奥委会成员以及工作人员来来去去,核对会议议题,调试会场音响;来自两个申办国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记者的身影越来越多,更多国外大型通讯社以及有影响力的媒体也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

中国申冬奥代表团7月25日下午已经抵达吉隆坡,他们入住的盛贸酒店就在KLCC区,和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有连廊连接。为了让代表团得到更好的服务,马来西亚当地的会议组委会还招募了会说中文的志愿者,在会展中心附近承担交通引导等工作。

■体坛晨话

能用中文采访可真好

作为一名老记者,十多年来也采访了不少国际赛事和活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得用英语或者西班牙语,在韩国的时候更是得把看韩剧时学会的词加上动作都用上才能勉强沟通。但这一次在吉隆坡,语言几乎没有障碍,因为很多工作人员都会说英语,还有很多能够直接用中文交流。

在领记者证的时候,就有来自中国的志愿者和马来西亚志愿者一起提供帮助。后者的中文都说得非常地道,她们说平常自己都会收看中国的电视节目,一边看一边练习中文。最近热播的《爸爸去哪儿》让我们之间很快产生共鸣,有人喜欢刘烨的儿子诺一,也有人喜欢邹市明的儿子轩轩。

在吉隆坡国际会展中心周边也有会说中文的志愿者,他们看到带着证件的人经过,都会主动询问:“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北京晨报吉隆坡专电

特派记者 葛晓倩 文并摄